信息动态

在重大的岁月里且歌且行,从时光的一段行走到时光的另一端,相遇,相识,相知,

在漫长的路途上邂逅,在斑斓的世界中流连。

首页 信息动态 媒体声音

《新闻晨报》A07:伦敦“灭绝:并非世界末日?”巡展项目亮相上海自博馆

2016.11.01

  保护物种防灭绝,未来几十年很关键

  1

25日,英国“生物灭绝展”亮相,吸引众多市民前来参观。/晨报记者陈征 1

  晨报记者徐妍斐

  你见过超大块有着平整金属面的真陨石么?你知道美味的蓝鳍金枪鱼也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么?昨天,从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远道而来的“灭绝:并非世界末日?”巡展项目亮相上海自然博物馆(上海科技馆分馆),这是该展首次走进亚洲。更新世晚期的物种灭绝原因虽无定论,科学家们认为“人类捕猎”和“气候变化”的组合最为致命。许多科学家认为,保护物种、防止灭绝,未来几十年很关键。

  气候变化+人类捕猎最致命

  整个展览分为“灭绝的意义”“拯救濒危物种还是顺应自然?”“最后的幸存者”“第6次生物大灭绝”“没有人类的世界?”5个部分。在这里你能近距离观赏那些曾经生活在地球上,但现今已灭绝的一些耳熟能详的动物标本,如世界上最大、比恐龙蛋还要大的鸟蛋——象鸟蛋;难得一见的恐鸟足和羽毛等。
在地球历史上,曾发生过五次生物大灭绝,分别在4.43亿年前的奥陶纪、3.59亿年前的泥盆纪、2.5亿年前的二叠纪、2亿年前的三叠纪和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。大规模的火山爆发、地壳板块运动以及小行星撞击都可以杀死地球上超过50%的物种,导致生物集群灭绝。不过生物集群灭绝并不是瞬间发生的,它们通常需要延续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的时间才会结束。
更新世晚期的物种灭绝原因虽无定论,科学家们认为“人类捕猎”和“气候变化”的组合最为致命。尽管近期消失的物种虽然数量庞大,但只占地球所有物种数量中很小的百分比,不足以称为生物集群灭绝。

  人类威胁并无减缓迹象

  破坏栖息地、过度捕猎、引进入侵物种……人类致使物种濒临灭绝的方式如此之多。但是,保护物种、防止物种灭绝还是有可能实现的。比如麋鹿作为中国麋鹿属中仅存的一个物种,由于过度捕猎和栖息地遭破坏,野生麋鹿曾一度灭绝。值得庆幸的是,最后时刻少数几只麋鹿被迁徙到欧洲的私人保护区。1985年,麋鹿重新被引入中国,到今天已经发展成53个种群。
但也有来不及的。2006年夏天,来自中、美、日等6个国家的鲸类权威组成国际联合考察组,试图寻找有“水中大熊猫”之称的白暨豚后将它们保护起来。然而耗时一个多月,从湖北宜昌到上海,往返行程三千多公里,连一头的踪影也没有发现。白暨豚被国外科学家宣布可能已经灭绝,被美国《时代》周刊评为“2007年十大人为灾难之一”。
还有一些物种存在着“灭绝的假象”,曾“死而复生”。腔棘鱼也曾被认为于6500万年前灭绝,但1938年东伦敦博物馆馆长却在南非东南海岸看见了渔民捕获的腔棘鱼。
目前,地球上41%的两栖动物、25%的哺乳动物和13%的鸟类面临灭绝危险,而人类造成的威胁并没有任何减缓的迹象。能否挽救这些濒危物种,接下来的几十年将是决定它们命运的关键时刻。

  大灭绝从未摧毁生物圈

  此次展览上,市民可以亲眼看到世界上最小的鱼——微鲤的浸制标本,世界唯一一种不会飞行的鹦鹉,现在仅存100余只活体的鸮面鹦鹉的假剥制标本,以及开角龙、渡渡鸟等精美复原模型。
昨天,中科院院士、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戎嘉余还作了题为“大灭绝——生命的洗礼”的科普报告。他表示,大灭绝不以生物消亡为唯一结局,那些抗灾变能力强的生物,顽强地冲破黑暗,开创演化历史的新纪元。没有大灭绝,生命演化历史将被改写,人类就不可能站立在地球上。生命过程波澜壮阔、极其漫长,无论过程有多么艰难曲折、环境有多么糟糕,生物圈被毁灭的事件从未在地球史上发生过。

  来源:新闻晨报数字报